徐宗懋:国民党大老们该退位了

徐宗懋:国民党大老们该退位了
作者:徐宗懋 蔡当局在县市长推举中重挫已无悬念,这是戕害民主、损坏法治和罔顾公民生计的必然成果,只能透过惨败自我检讨。现在蓝营大众已不担忧推举成果,反而比较担忧国民党里的一群叔叔伯 作者:徐宗懋蔡当局在县市长推举中重挫已无悬念,这是戕害民主、损坏法治和罔顾公民生计的必然成果,只能透过惨败自我检讨。现在蓝营大众已不担忧推举成果,反而比较担忧国民党里的一群叔叔伯伯们藉机往政治舞台中心推挤,自我陶醉,让推举的成功成为稍纵即逝。先从韩国瑜讲起,以他的年岁看,并非青年才俊,也不是蓝二代,既没有父辈的照顾,更不是被要点培养的人。上一年国民党主席推举时,他出来选都有点突兀,最终得票率排第四位,只要1万6千多票,低于榜首名的吴敦义14万多票,第二名的洪秀柱5万多票,以及第三名的郝龙斌4万多票。假如把这几位放在今日全国民调的支撑率,毫无疑问韩国瑜一定是榜首,吴敦义最近一向偏低,郝龙斌则一般不被考虑摆进名单中。国民党最大的问题在于党员年纪结构偏大,中年人和老年人占很大份额,如此就和全国民调人口年纪的结构构成很大的落差。中老年人关怀的是自己未来福利和安全感,缺少冒险和进取精神;年轻人没有既得利益需求保证,要的是未来的神往,要的是生机和热心。这儿再点出一个状况,郝龙斌当了两届台北市长,依据曩昔乃至现在的状况,以台北市的资源和聚集的才能,台北市长几乎是准总统,成果郝离任后居然在蓝大于绿的基隆市都选不上立委,匪夷所思!但是他在党主席推举中还能够选上第三名,还能够担任党副主席,以领导人的姿势面临威望比他高数十倍的提名人,国民党之老迈平凡可见一斑。为什么国民党募款没什么人呼应呢?道理很简单,党的高层比低层要有钱多了,当过总统、副总统和台北市长多年,所累积的动产和不动产都挨近台币亿元,底层党员有多少身家呢?哪有有钱人跟布衣募款的呢?真是天大的笑话,假如国民党财政呈现困难,于情于理,党的高层每人最少应该拿出500万到1000万捐赠,没有当年党的支撑,他们怎么能有本年的财富呢?所以要小党员大方捐钱简直是当他们是傻蛋。前年国民党募党特别费,洪秀柱捐20万,詹启贤捐10万,郝龙斌一开口捐2000元,后来传闻詹捐10万,也改口要捐10万,这幕让人很难忘。政治最庸俗的一面不外乎“以大义召唤人心,以小恩连接私情”。既无大义,无人感动,又没小恩,没人跑腿,成了没有大众也没有抬轿者的光棍司令,看起来很诙谐,公职推举成果可想而知。尽管如此,一些国民党的叔叔伯伯们没有才能感动社会,也无法像一些铁杆兄弟誓死保卫中正纪念堂,在社会上底子没有人理睬,但凭着党内的宗法道德,倚老卖老训导晚辈党员的本事却是不缺。一旦有新的政治明星兴起,他们以老资格的姿势拼命地往舞台中心挤,彷佛自己也是承受大众喝彩的主角。说实在的,真是倒尽食欲!这次推举便是国民党创新的关键,中国共产党有一批“裸退”的老首长,退下后不干涉任何事,也不挂任何头衔,这是真实的节气,国民党这批叔叔伯伯们早已被年代筛选,应自觉地退出舞台,保存一点清誉。不然蓝营大众也会帮忙他们达到这项历史使命。作者是资深媒体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