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伟彬:“一国”仍在 “两制”难存

郑伟彬:“一国”仍在 “两制”难存
郑伟彬 近期,国台办发布《关于促进两岸经济文明交流协作的若干办法》,推出31项办法,下降台湾人在中国大陆作业及经商约束。这些办法又被民间称为惠台31条。它打破民进党在台湾执政以来,两岸 郑伟彬近期,国台办发布《关于促进两岸经济文明交流协作的若干办法》,推出31项办法,下降台湾人在中国大陆作业及经商约束。这些办法又被民间称为“惠台31条”。它打破民进党在台湾执政以来,两岸互动的僵局。但在一些调查人士看来,鉴于大陆曩昔对台的经济让利作用欠安,因而以为此次惠台31条恐怕也将重蹈覆辙。确实,过往经济让利方针作用欠安,恐怕是不争的现实。但在此次的方针中,更值得重视的是北京对台方针思想的改变。一是绕过台湾蔡英文政府,挑选直接面临台湾民众。现实上,上述31条办法,很多是2014年由于“太阳花运动”阻断的服贸协议内容。前次未能经过两岸政府签署协议执行,这次北京改变战略,直接单边施行,直接面向台湾民众与企业组织。这是大陆在逻辑上的打破之一。第二则是经过上述方针,给予台湾民众“准国民待遇”,企图削弱大陆与台湾之间的身份不同。在上述两项思想逻辑上的打破中,我更看重于后者的改变。这层改变的发生,显着不仅仅是根据曩昔大陆对台方针的反思与总结,更为重要的是对“一国两制”在香港施行后的经历与经验。乃至能够据此以为,此番大陆惠台31条,将从现实上宣告本来为处理台湾问题而规划的“一国两制”,将不会再用于处理台湾问题。即便在现已施行“一国两制”的香港,恐怕也会是“一国”仍在,但“两制”难存。为何这样说?假如咱们回忆“一国两制”在香港施行的进程,其实不难发现,本为了削弱内地与香港之间在经济、文明、社会及政治准则上的不同而创设的“两制”,自身存在着丧命的软肋。也正是这一个软肋的存在,导致“一国两制”在香港的施行,不断遭受应战,变成了一个本不应该是“问题”的“香港问题”。北京在香港回归初期,为了展现北京施行“一国两制”的诚心以及凸显其作用,因而基本上甩手让香港政府决议特区许多业务。这一时期,能够说是“两制”表现最为显着的时期。但自2003年七一大游行之后,北京对香港的情绪逐步改变。及至2015年国务院发布的《“一国两制”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》白皮书,宣示北京对香港具有“全面管治权”,则宣告“一国两制”的施行,现已完全转向“一国”。十几年间,这种方针重心的改变,很大程度上在于北京总算意识到,“两制”自身存在的软肋,为香港的管理、北京对香港的管治制作了巨大的妨碍。能够说“两制”在无形之中,不断强化内地与香港之间的不同。正是由于“两制”的存在,无时无刻不在提示香港当地人,其在许多方面与内地并不相同,包含政治准则、文明生态、经济准则等等,因而也不断地强化部分香港人对香港人身份的认同,协助香港树立起自己的主体性。尤其是,在政治层面,尽管香港政制并不像西方欧美发达国家,归于民主政体。但长期以来香港受英国管治,而且树立起了杰出的法治准则与文明生态,这些都是当下,乃至是未来短时间内,内地所无法企及的。因而,这些要素往往成为香港人抵抗北京干涉香港业务的理由,成为香港泛民主派、急进本乡主义者及“港独”分子对立北京的理由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